白染墨

失又何愁 · 得之何喜 · 闷也何为

新年好。

     

       我是不称职看客,一口茶就喝到了又一个冬天。

       去岁春节称得上彻底泡在苏靖里。烂熟一部优秀的剧,迷上一对传奇的人,见识或更结识了很多非常棒的太太,读了无数奇思异想和妙语连珠。偶尔在她们的庭园和我的寒舍中编织过一晌晌小梦,不成敬意。

       有那么两月余我确实分身乏术,但之后……渣基三了。咳。有毒的游戏,剧情党的福音,古...

随感:《新三国》的一个可取之处


       新三国,我抗住对各种改(xiā)编和美观度的不满,前后跳看了二十多集之后,还是承认它在某一客观问题上确实取得了突破性的真·创新——地方豪强问题。即使这个突破点使它对比演义显得尤为阴冷,即使它设计的戏剧冲突还是基本不可能撞上真·史实,这一尝试也可称用心。

       我们谈门阀政治,通常联想东晋;但要深究就不得不追溯到魏国首创的九品中正制,这也证明东汉成型的地方豪强就是魏晋门阀的滥觞。地方豪强又分士族和非士族,军阀们立业开疆所需兵、...

曹袁 · 薄情冢


写惯了竹马不离不弃。

该见识一把竹马互渣。

填词,《痴情冢》调。

—————————————
    

    

千顷渤海负登临

半百征人孤灯笔

对酒当歌无意绪

笑焚蒿里书子衿

  

醉来犹记山河影

君思我处我思君

铜雀一夜尽此曲

清音吹与邺侯听

   

    

年少重谊轻国柄

阿谁月下折新梨

遥知洛桥春未去

春在不觅少年心

   

醉来犹记山...

殊琰 · 牵红记


谒金门》番外一。

基本可独立的…… 文言小故事。

—————————————————

      

      

       嘉定中,琅琊阁少主蔺晨之游金陵,皆下榻于相府。晨父,林燮故旧也。燮独子殊,与晨同年,谈谑机捷,当世标望,累迁大将军。晨亦有高情,极解琴书闲雅之事。由是意趣相投,常呼与宴游,遍览帝都风物,广结京畿名士,以为消遣。

    ...

2016.4.17

希望再见的时候我能开着推土机回来,把视角奇特的结局前夕、大婚、民国au、谒金门番外、神之拉郎、乃至八百年前玩笑的《书呈林小姐妆次》,全都填了。我极少打tag,那时候会打,不用担心收不到债。

I feel awful today.

Something abominable happened with my… intellectual work. With my professor. It was not so grave, but I do feel awful. I'm afraid I need a break in which I won't write or research anything non-mandatory anymore. Sorry for turning on my lofter. I didn't delete my files but cloaked them. I didn't mean...

Er…… why do you, my dear friends, still click that "plus" ?

忙得手不离键盘的日子里,想弄哭他……

图文无关系列绝不引申系列……引申也该是先生【喂

远离了富贵繁嚣地

告别了龙争虎斗门

辜负了锦绣年华

错过了豆蔻青春

  

特地回来补一句污。仍然图文无关。

       「正这般时节,春雷隆隆地裂开夜幕,雨珠乱洒窗扉,薄寒空气钻入,几重金丝纱幔掩住天子断断续续的哭叫。想必有人真好利索了。后半夜雨歇,寝宫外又一地残梅,梢头莹莹挂泪,月华就从那里慢慢升上来。」

    

人类已经无法阻止我花痴《三国演义》了


丈夫處世兮立功名

立功名兮慰平生

慰平生兮吾將醉

吾將醉兮發狂吟

—— 94版《三國演義》插曲《丈夫歌》

    

於是覺得……公瑾這一唱……其燦爛、其雄渾、其飄逸,能合我心中二十多歲風華正茂的林少帥。

    

老三插曲只有最深沉的《短歌行》和最歡樂的《豹頭環眼好兄弟》我沒學會,有這麼幾首分不出高下,最喜歡的可能還是《有為歌》。真是我最早會唱的一批歌,初一聲樂考試我唱的片頭「滾滾長江東逝水」hhhhh

現在想想唱片尾都比片頭好,片頭實在太不適合夾在一眾流行歌曲里了

興亡誰人定 ...

苏靖 · 有客 _续 _记梗

拖着「老蔡的刑律之事」没写,题材幸亏存了没跟收藏夹一起消失。总是一本正经交流政务军情的我也很烦自己啊

头发潮睡不了,随便说点儿啥。

……于是我睡过去了没点保存也没关手机直到要叫外卖我才想起来它?那再说两句

——————————————————

     

       “殿下明明还有话讲?怎么不主动留下。”

       梅长苏随意松松筋骨,便坐回去,要一册册按顺序摞那全套《通典》。

   ...

© 白染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