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染墨

失又何愁 · 得之何喜 · 闷也何为

苏靖 · 手玩年(别信。 _记梗


        梅长苏借着月光,打量大梁太子这手。……皓腕凝霜雪。……未老莫还乡,还乡须断肠。萧景琰侧头靠着他,虚虚要抽;抽不得,便逆了劲儿搡,微笑道:你多大了,还疯言疯语的?梅长苏竟就答,我三十三了啊!萧景琰一个语塞,眸子大睁,又被那人脉脉望向他的脸。这人又细白起来了。梅长苏想。神情烂漫,也是雪敷了似的松散。金陵是最北的江南,雪仗是孩子们熟悉的游戏,帅府的小公子平生首战,便把雪拍到了另一个漂亮孩子脸上。那小人儿的脸白且冰,他捏又焐,像不会化的雪一样好玩。凉着了吧你……梅长苏重复,凉着了吧。却是松开自己的手。他陪笑,长长地嘘着气,呼吸里一时有雪夜似的寂寞:我三十三了,十四年没有好好看过你。……一滴水啪地溅在锦被上。顿时急起来,江左梅郎不管不顾地撒娇道:景琰……萧景琰不知何时已泪痕满面,夺过方才造次的手蹭在自己颊边;其实也是温的,却荒凉入骨。雪化了,漏进谁的指缝里。他呜咽起来。都依你,小殊,别拿这个要挟我。

    

评论(29)
热度(16)

© 白染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