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染墨

失又何愁 · 得之何喜 · 闷也何为

一梗未完又生一梗,我要写少帅吹口哨!苏兄会吹笛子,但青少年的时候总要有青少年的特质!现在嘛可以隔着墙吹笛子,当年那就是隔着墙吹口哨——隔着祁王府的墙吹,景琰红着脸(据殿下说这是气的)跑出来说你收敛一下23333 妈呀也是苏得没谁了 /w\

评论(3)
热度(13)

© 白染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