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染墨

失又何愁 · 得之何喜 · 闷也何为

苏靖 · 有客 _记梗

      
        晚饭早传下了。梅长苏笑着合上书,道。苏某自作主张,吩咐这八菜一汤一主食,半是金陵菜半是廊州菜。不是什么名贵之物,诸位尝个鲜,也容我江左盟略尽待客之道。

        沈追蔡荃皆一顿。

        才慢悠悠想起,眼前这位年方而立的客卿可非一般鸿儒博士,更是天下第一帮的掌舵宗主。……

        二位尚书不动声色,且在心底又礼敬三分,相顾笑称,承蒙先生盛情。都去瞅靖王殿下。

        都没瞅见殿下已向另一侧座递了无数眼色,而座上苏先生攥着袖角,不知在忍笑还是怎地,硬作不知。

        萧景琰毫无办法,眨都眨累了,松了腰往凭几里一靠。

        愤愤地一句。

        嗯。

      

        #鳅鱼钻豆腐

        #藜蒿炒腊肉

        #三杯鸡

        #金钱山药饼

        #桂花鸭

        #炖菜核

        #笋蒲小牛腹腴

        #银丝百叶

        #冬瓜虾肉粉丝汤

        #金线吊葫芦

       

        先记菜谱,有空写那天的会面。私设廊州在江西,挑的赣菜,金陵菜也没用纯“京苏菜”,泛指苏菜了。

        凭几,就是那种搁在床上地上的椅子靠背一样的两脚或三脚架。

        因为“老蔡的刑律之事”我还不得不去研究了古代法律挑了个论题 _(:з」∠)_

        为了花式秀恩爱我也是rio拼
  

  
   
    
    
    
        沈追拍拍阑干,点指小湖隔岸一排不起眼石窗下凌风的岁寒三友,抚掌笑道:“内宅一游,愈见梅郎雅人深致!”

        “苏某不过讲讲菜、改改园子,以便养滋润些,近来委实没什么长进的——沈大人这是要钓我了。”

        “你说得对,治大国若烹小鲜。这一身才情若不尽展于世,何其遗憾呐。”

        “纸上谈兵,怎么敢当?”梅长苏莞尔,紧了紧毛领子。“那些人情法理说说容易,施行起来却没有比蔡大人更通晓其中利害的了。我有的是须向二位学习之处呢。”

        “多谢靖王殿下今日邀我二人同来。”蔡荃还不忘对走在中间的萧景琰拱手。“不瞒先生,今日之前总以为你在京中恃才仗势待价而沽。是我量窄了。”

        “哦?不必抱歉。蔡大人秉公执法,担心绿林好汉手脚不够规矩,原是再正常不过。我远道而赴金陵,若说没有任何'所思',谁又肯信?”

        他似是模糊地在引一句诗。蔡荃只捕捉到这样一个念头,嘴就先把话接了过来。

        “难得先生根基深厚,却不端架子。后来你若不提廊州,我都要忘了你的江左盟。”

        “哈。在靖王殿下面前,我并不是什么梅宗主。”

        梅长苏眼神追着游鱼,移步下了花厅。随意回头一瞥却失笑道:“你们怎么了?”

        

        只见那三人杵在原地面色各异。沈蔡两两相觑,眼珠直转,蔡荃还拧着眉,沈追则堆出个活见鬼的笑脸来;而靖王殿下……

        萧景琰已一路未曾说话。廊灯溶溶地照亮了他的侧脸,照得他眸子晶亮,仿佛化开连日的积雪。

        隐隐有些水色。

         ……

        梅长苏就在五步开外,压住心中乍然的悸动,拱手向萧景琰长揖下去。

        起身时,平静道。

        “殿下忧国恤民,苏某焉敢以江湖薄名自倨,唯竭诚相待耳。二位切莫误会,也望殿下……懂我。”

    
   
    
   

        

     

    

评论(6)
热度(11)

© 白染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