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染墨

失又何愁 · 得之何喜 · 闷也何为

日记

 
       第一。前天夜间“呼吸不稳不能平躺”,在四川卫视看48 49。第五遍还是第六遍了?每看都想,我先生还是那么帅地苦逼着,我殿下还是那么美地懵逼着,我还是那么懒地OOC着,不失为患难与共的一种。

        第二,虽然为景琰试过各种比方,再逐一惭愧地否决,还是不禁再献给他两个词。「秀骨青松」「澄心秋月」,算暂时完满的心得。梅诗呢新宠是「漫天春雪来,才抵梅花半」那首,但苏先生更不拘于梅的,总会想云啊水啊,可见我总还愿意他做江湖人,曾是梅郎照影来的。

        第三,我的手已经不听使唤地要打后面的字了——琰琰摸摸梅郎好不好?手指,胸,背,肩,和脸。眉,眼,鼻子,嘴巴。不保证某人会不会突然冒出诸如“景琰你还记得林殊的样子吗”的答即错的问题(。所以乖乖你记得拿话堵他,亲亲抱抱之后要即刻来一句“这不公平!”问为什么就告诉他“长第二遍还这么…………”然后招牌式别开头笑就行。

         第四,昨晚真不该出去,《西游记之三打白骨精》也是腐眼看人基的,三道菜大甜大咸大酸,no zuo no die。殿下亲亲也不能好了,宗主喝药专业十二级求罩求开导

    

评论
热度(1)

© 白染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