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染墨

失又何愁 · 得之何喜 · 闷也何为

讲真,蔺晨这个人,朕实在不知怎么疼他。原著里最爱的就是他和浴巾这二位。可能朕就是这么个人?然而没什么视角能够满足朕一口一个“蔺少”一口一个“晨哥儿”的野望!!!(美猴王状抓耳挠腮)

评论(11)

© 白染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