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染墨

失又何愁 · 得之何喜 · 闷也何为

一句话系列 04

       
      「梅郎」二字最适合诓人了,非得一字一顿、糯糯地出口不可。要有一点儿怯,但还来不及羞——比倚梅轻嗅的意思更浅一点儿;是将信将疑的,满眼的「你不要诓我呀」……好生懵懂的风流!

    

     

评论(2)
热度(11)

© 白染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