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染墨

失又何愁 · 得之何喜 · 闷也何为

午夜狂想

新朝新气象,来场万人空巷的大婚吧。江左梅郎乘七彩楼船、引船队沿江东进,笙箫鼓乐昼夜不绝,夜间于江上燃放烟火。……半月余至金陵,不作停歇,鲜花满道,公子无双,雪骥彤服直入宫城。迎携天子,拜告太庙,受百官之贺,成万年之好

   
……真是的。
你丫倒是回来呀。

    
  

评论(27)
热度(3)

© 白染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