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染墨

失又何愁 · 得之何喜 · 闷也何为

现身说法。


昨晚在自习室我也就是想找张纸算个除法。

一翻本子。

翻开。

本子摊开那一页上赫然写着:

    

        

        林殊是何等体魄,有多大本事,别人不清楚,萧景琰会不知道?他不信林殊就这么死了。

        可梅长苏不同。

        由不得他不信。

       

      

        “太子殿下……已经不是十九岁年轻的靖王了。”

        那时他身子骨还上好,骤逢惊变,咬碎银牙,反能憋住一口热气;

        而今东宫烈火烹油,里面那个人,却是釜底抽薪了。

       

      

        “太子这几日净穿了些什么衣服出门!”

        “荼白,霜色,牙色,鸭卵青。”

        全是极素的。

        他只差着缟。

      

       

…… ……

擦这都什么时候写的?!

我只想算一下父亲大人发的月例银子……

什么仇什么怨……

    

       

【——你要相信你磨的刀早晚都会捅回来。】

装作加粗了

    
【想知道你有多后妈就隔一年半载把自己字斟句酌的事儿都忘完了再看】

  

评论(10)
热度(19)

© 白染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