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染墨

失又何愁 · 得之何喜 · 闷也何为

@阿拆 就这个。


        青年抬手。一截儿枣红印花的袖子,施施然把人拦在了街口。

        贡缎面,确有大模厮样的资本,可立秋穿这么厚实,忒怪。素还真想着,没耽搁打量人——是夜儿后晌在崇文门碰着的罢?眉眼却招待见,那白煞煞的,像个江米人儿……

        他迟登了一下:知道“鬼市”的,自当懂行;懂行的,怎么不知道琉璃厂呢?

      

【鬼市,半夜到天亮前的古玩地摊,也叫晓市。民国时北京大批贵族官员断了俸禄,靠变卖古董字画过活,怕丢人现眼所以趁后半夜出来,还有清朝没亡的时候有从宫里盗的宝,来路不正,也赶这时辰。崇文门就是指那个,那儿有,别的门和天桥也有。】

     

都忘了我指的是什么了,大概是论剑海那档子事。

没有后续,词典白买,一本儿一百!

评论
热度(4)
  1. 折丹白染墨 转载了此文字
    其实不错啊真的,我挺好奇后来怎么样了,说不定是个落魄贵族和机敏商人的故事啊。这口京片子还是很地道的,

© 白染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