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染墨

失又何愁 · 得之何喜 · 闷也何为

随感:《新三国》的一个可取之处


       新三国,我抗住对各种改(xiā)编和美观度的不满,前后跳看了二十多集之后,还是承认它在某一客观问题上确实取得了突破性的真·创新——地方豪强问题。即使这个突破点使它对比演义显得尤为阴冷,即使它设计的戏剧冲突还是基本不可能撞上真·史实,这一尝试也可称用心。

       我们谈门阀政治,通常联想东晋;但要深究就不得不追溯到魏国首创的九品中正制,这也证明东汉成型的地方豪强就是魏晋门阀的滥觞。地方豪强又分士族和非士族,军阀们立业开疆所需兵、粮、士、将,无不由地方豪强供给。

       汉末三国,先后角逐天下的袁、曹、孙、刘四大集团,其兴亡成败无不受地方豪强这一根基的牵动所致。在袁氏集团,汝颍士族和冀州士族旗帜鲜明争夺决策权,终致袁绍失败和袁氏二子分裂覆灭;在刘氏集团,后期荆、益势力的利益较量甚至波及到贵为丞相、我们想象中说一不二的诸葛亮;在孙氏集团,为守基业,孙权漫长的一生中被逼到用导演政变来平衡流亡北士和江东大姓的境地。而在曹氏集团,个中处理因为「奉天子」的特殊性和军阀兼并的不断成功也变得越发复杂,第一代曹操审时度势喊出任人唯贤的口号,第二代曹丕则仍须向天下士族妥协。魏九品官人法起到了吸引蜀吴特权阶级目光的作用,这一制度延至晋,最终将东晋皇权送入士族门阀的控制之下。

       「战争是政治的延续。」三国演义讲述的是战争和道义,而真正的政治,是连三国志也无法直接道出的。新三国敢于创下这样一个看点,即使不够成熟,也该有所肯定。

    

    

       之所以说是「客观」,因为我不负责排除编导们如此的本意只是增强商业性的情况,毕竟窝里斗是万年噱头。但无论他们主观愿望为何,地方豪强问题就是这么客观存在着。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其乐无穷啊(。

       等答辩完,先把《辨袁绍谏召董卓论》写了,然后离史籍论著远一点儿,离「同人」近一点儿。恢复写点儿别的。真要被考据强迫症折磨疯了。

   

     

评论(6)

© 白染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