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染墨

失又何愁 · 得之何喜 · 闷也何为

新年好。

     

       我是不称职看客,一口茶就喝到了又一个冬天。

       去岁春节称得上彻底泡在苏靖里。烂熟一部优秀的剧,迷上一对传奇的人,见识或更结识了很多非常棒的太太,读了无数奇思异想和妙语连珠。偶尔在她们的庭园和我的寒舍中编织过一晌晌小梦,不成敬意。

       有那么两月余我确实分身乏术,但之后……渣基三了。咳。有毒的游戏,剧情党的福音,古风同人圈的名胜,此心归处是少年的另一个江湖。

       说到剑三,微博上好几个太太竟然都是过来人。再比如昨天晚上我在游戏里,临近三星望月还没下鹰,世界频道突然开刷:胡歌王凯来了。

       ——游戏自觉闪退,我起身跑进客厅。

     

       我自己这些年的爱好,起承转合也像个江湖。

       汉的古朴明的刚烈,六朝的风云民国的迷乱,布袋戏的几国和异界,琅琊榜的天子谋,魔道祖师的众生相,剑网三盛唐的宝马名剑飞花坠雪细雨狂沙。

       我是不称职看客,不曾做出金榜题名大事业,不求寻位洞房花烛同心人。所幸之极当属一次次的久旱逢甘霖,他乡遇故知。

        除夕,在游戏世界的准时报幕下,为我设定好的平静欣慰欢呼一夜。

        《在此刻》,想念像音乐骤起,祝所有为这个cp感动过、也感动过别人的你们,新春快乐,万事如意。或许你明朝远行,或许你风雪夜归,我们都是金风玉露,只待旗亭温酒,江湖再见。

       多谢梅花,伴我微吟。

     

      

丁酉年正月初一

2017.1.28

    

评论(9)
热度(5)

© 白染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