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染墨

失又何愁 · 得之何喜 · 闷也何为

山鬼

若有人兮山之阿,被薜荔兮带女萝。
   
——讲个故事。
   
曾几何时,尚无含睇宜笑吹雪流风的山鬼,只有处幽篁兮慌不择路的暮春,鹿角还未长,却固执地为同伴抵挡猛兽毒虫。后来它逃出了深谷,依然害怕所有雷填雨冥的夜晚,野犬吠吠亦被惊起长嘶。直到一天有个旅人不经意挡在它身前,说:他们是对我,不是对你。
  
它忽就释然,疲惫得几乎伏地哭泣。
   
再后来它归返林间,福地洞天修成人身,也能驾驭赤豹文狸。多方寻访,乃知当年旅人是湘君所化,家在北渚,府曰椒房。
   
山鬼远眺蒹葭之渡,但见白露将晞,白鹿饮芳。
   
她又回到山中。不再折芷佩兰,从此攀石荫松,歌阳祝雨,敬爱诸神,友善生灵。烂柯百年,渐失所踪。
  
  
  
   
   
   
——便也只好这样,干干净净,不见天日,恰到好处,无疾而终。

   
   
   
只剑侠,不情缘。
   
   
   
   

评论
热度(4)

© 白染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