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染墨

失又何愁 · 得之何喜 · 闷也何为

苏靖 · 惜红衣 _记梗


     

        禁军大统领连比带划地讲着养居殿里的事。

        大红纯金的料子,高湛、蒙挚、柳澄和礼部尚书柳暨围着,萧选亲自抖开太子朝服。

        休养月余,皇帝总还是能打起这一点精神的。总不禁要摸一摸这件衣服,如同触碰它三日后的主人。

        皇帝自己从未穿过这样的服制。他位极至尊,靠的是一种不能书的手段,二三不愿提的故人。他自己从未做过太子。而今却要再度把这正统出赠了。

        大家有说有笑,心底却齐刷刷默不作声。

        皇帝的手轻微不绝地颤抖。

        那是象征活力和权力的正红色。比火焰更正的红是热血,沸腾着烫伤一切觊觎和恋栈者。

        这天家君父臣子的轮回,轮到萧选老去。

   

        梅长苏浅笑恭听这回事,指尖徘徊在青瓷茶具上。

        蒙挚是多么实诚的人,此刻是由衷可怜那位陛下。

        他则只动了动眼睫,听了过去。

        入夏后的金陵多雨到泛滥。天色湿重得紧,檐下一片水声,几竿翠竹在门外亭亭摇曳。风吹动满室纱帘,带来醉人的清爽,还有不远处蔺少鸽主家鸽子的咕咕响。石桌面的土已被冲刷得一干二净,明天飞流的泥塑又有新材可用。

        原来京城也有这样的岁月静好。

        修长手指敲过了黔州的生死讯,敲过了天牢的掉包计,敲过了太常的老黄历。这一日,梅长苏竟无事可做。

         

        多年以前,林殊常常闲极无聊。

        若说游手好闲可就冤枉了咱们少帅。他忖着莫要枉担了天纵英才的虚名,少不得比旁人抓紧些。该抓的抓完了,剩下不该抓的,也就拉着七皇子顺手抓了。

        林殊拉住一个七皇子,便是武场命中一圈红心,上苑驯服一匹赤兔,雨巷撑起一把绛纸伞,志得意满花月春风。最背运时,七皇子是兵荒马乱中的一面大梁军旗,刺鼻香火外的一盏武夷岩茶,林少帅一把抓住对方的手,景琰你可来了!旁边落刀溅血;或渴得直灌下去,呛变了脸,忙给他抚背时,忽又好了。刹那晕开的绯色,也曾把得逞的他看怔在韶华光影里。

       

        你是我的福星啊。

        那些年他便爱素净,白袍银甲、白马银枪,起居俱素,唯藏一张父帅勉励他的上好朱弓。在他拉得开的次年,送了被他绑在身边的另一抹朱红。

        分锅无数的萧景琰听这句话听得耳朵都起茧子了,以至于林殊望着他错口说成红鸾星的时候,也只是报以抿唇一笑。

        林殊前半个半生没有缺席过的,梅长苏的后半个半生就没有遇到过。远在天涯近在咫尺,萧景琰再未那样着红。

        流水落花,半生已过。

         

        “小殊?小殊!”蒙挚抻着胳膊够他。

        梅长苏抬眼,叹气,道,“要不人家是中书令呢,你与他们两个人精比什么不好,比拍马屁不是跟自己过不去吗?”

        蒙挚一拍大腿,“谁比了?我就是熏陶熏陶,省得你老嫌我说错话嘛。你也别啃那个杯子了,再啃釉都给你咬下来了。”

         “……”他迅速把瓷杯搁回到茶几。

        水蓝广袖蹭过天青瓷骨,沾一沾雪白毛巾,帘外雨转濛濛,一派江南清浅。

        蒙挚熟悉那样的神情。错不错之间,或许只隔了一个说者无意听者有心。

        “你猜靖王现在在做什么呀?”

           

        “太庙。最后排演些繁文缛节,只待届时昭告天地。现在差不多该放他回府用晚膳了,进宫陪伴陛下和贵妃也说不定。蒙大哥。”

        “欸。……欸?”

        “你帮我一个忙。”

        “行。什么忙?”

        梅长苏攥住袖口,双眸亮起来。

        回廊两端重重光点,苏宅掌灯了。

        “蒙大哥,六月十六你给我安排一个位置,侍卫也好内监也罢,只要不是宫女就行。”

        ……

        大统领半口茶喷出去。

        “六月十六?册立东宫?你要……”

        “不能白让你讲太子冠服。”梅长苏扶靠椅起身,笑容轻快,依然炯炯睨着蒙挚。“我想看太子穿那套红衣。”

        不不不。蒙大哥跟不太上他的思路。“太子穿它的日子长着呢,有什么见不着的?你要是心急,趁密道没封把他请过来,凭你辅佐他的功劳苦劳,他还能不答应?”

        “不一样的,蒙大哥。”

        梅长苏在原地转了两步,忽然焦虑起来。目光投出去,快速掠过室内的陈设,书柜屏风、笔墨纸砚、器皿摆件、盆景插花。像找什么……却慢慢恢复了平静。

        他走向屋门,蒙挚也看过去。

        天空是点在熟宣上的团团墨迹,大雨稍歇,并无晚霞。

        梅长苏莫名松了口气。

        蒙挚便听见他没头没脑地喃喃道,“那样的红,也不知多好看。”

          

        他又是林殊了。

          

      

         

     

        

        ——————————————————

    

        #多半不会有正文系列# 

       等等为什么记个梗记成这样子,完全跟我的重点两码事

       初衷是复习景琰立太子拾阶而上那一段儿心潮澎湃觉得苏兄缺席太遗憾了。

       你嫁衣如火我焉能不看(

       就不知所云全歪到儿女情长红衣梗去了……    

       “惜”之一字,真是很难描摹。

      

        如果岁月温柔,他们本该并肩站在那个地方讨论军国大事,看彼此领召出兵、得胜还朝,眼里心里全是由衷欢喜,出城策马开坛佳酿一醉方休。

        然,假设无效,萧景琰立太子,林殊再不可能出现在朝堂。

        “蒙大哥,林殊看不到的,就让梅长苏去吧。”

        换套衣服混进去,倒依稀是林殊的风格。

        骄阳还是暗影,这一刻都没什么关系。

        是自己亲手把景琰送上去的,从今往后无人可以委屈他,却也没有听他委屈的人了。

        苏哲的功绩,林殊的悲哀。

        但萧景琰都是梅长苏的骄傲。

         

   

        ——本来想表达的是这个。

        

     

        

       

       

评论(22)
热度(70)

© 白染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