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染墨

失又何愁 · 得之何喜 · 闷也何为

今天晚上受了刺激只想报社(烟

        见过的满眼「浮生未歇」,大概是苍山暮雪、取次繁花的意思,怅极。然我心中另有一个词,它是拙朴的,寂漠的,戏台下的大碗茶那样的,是我留给神蛊温皇和默苍离的一个脑洞——无人非,无鬼责,不思虑,不豫谋。其生若浮,其死若休。烽火连天国难当头,我兴起问,君意如何?你无澜曰,「浮生未至」。

   

关于这个脑洞——
   

        「珍珠港事件翌年我归沪遇见上官。他问起,我兴味索然,因我对鄙人与默先生之间的一切皆是不满的。上官晓得,我早欲结识默,比方雪夜里伺机一枪擦漏对方皮袄,作难忘之开场。但我三八年如愿时,适逢某场大学运纪念日,提醒青春不再;西山苍苍,滇水茫茫,其人如老友般先发制人,一点熟悉乡音:温先生?重操旧业在理学院么?我口舌不听使唤地回敬:政治有什么好教的……家长里短,浮生模样。」
   

留存那个《半面妆》脑洞的师相介绍……

     
        「欲先生作为美籍华人,时下合该拥有双倍的反日义务。他名叫Sherry,雪利酒的字眼,却被译为星移。该酒是莎翁所誉“瓶装的西班牙阳光”,欲先生顶着如此考究的名字,颇令人回味美英西之间考究的殖民关系,又使他那斗转星移的中文译名更显高深。」
    

   

  

评论
热度(6)

© 白染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