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染墨

失又何愁 · 得之何喜 · 闷也何为

苏靖 · 画难


【断句残篇。】
—————————

    
        十二年,神仙也得有些长进的。

        梅长苏学画。

        画,天生是闲人如蔺少阁主学的。梅长苏不闲,不闲得画用的小碟儿都不刷。他呢也不让别人刷,就叫颜料都干在碟儿里。久了会自由剥落下来,涸光碎彩的,风烟年华似的。

        他说廊州很好画。

     

        白墙,黛瓦,云天的青一层层浅下去,施以明黄的油菜花。

        廊州有顶淡雅的民居,还有香茶,沃野,名山大瀑……水跃下来比飞流的功夫还俊,灿若银河落九霄。

        廊州也隔了牛郎织女的。

       

        景琰也很好画。

        我看,墨朱两色即可。

       

        太子伏在案上,要往口中送果脯,还要笑他。

        笑道,两色可是少了,我哪有粉墙那样白?你还是不会画。

        苏先生也莞尔。画别人自是不够,画你够了。

        用水兑稀了胭脂色,也一层层晕上去——与画牡丹没两样,也与种牡丹没两样。你还不知道我么?我是不怕下功夫的……层层红罢,什么时候心里觉得够了,就是画成了呀。

       

        听的人局促极了,也恼极了,挺直了背。

        耳朵发红,两颊泛红,眼角都浸红了。

        真像那牡丹,朵朵儿地长,圈圈儿地开,瓣瓣儿地艳……

        梅长苏还没画什么就画完了。

        太子可比廊州好画啊。

        

        但也未必然?画人总比画景难上一层,因为景可以无人,人却须映在景里的。

        梅长苏望一望太子。

        身后那面墙上是苏宅的「上善若水」。

        水善利万物而不争。他把它取到东宫来了。这字是墨写的,也是线绣的,缝缝补补一辈子的心意,如今也不消说了。

       

        金陵也有水。

        金陵的水多了去了。宫墙内流的是红叶,秦淮畔沉的是玉钗,那是香软的水。小池里闹的是孩子,小溪里踏的是马匹,那是清纯的水。还有的,不定照过哪些人的东窗影,洗过哪家府第长阶的,却都混在一起,不知是个什么气味儿,从巍巍古都的沟渠里流去了。

        才子的头都熏疼了。

       

        我真不会画金陵。

        他突兀地说。

        太子绕到他身后再坐下,一双手有模有样揉上谋士的太阳穴。这巧劲儿不是医者的,也不是女儿的,是承自开弓转剑的巧,只熟与此一人。

        别画了。太子说。

        别画金陵。

       

        怎么不后悔呢。

        其实世人大可不必把「后悔」二字看得那样贵重和逼命。后悔是说说罢了。什么叫世上没有后悔药?蔺晨的欢歌笑语就是后悔药。后悔药明明是治心疼的。

        只是没有反悔药。

        蔺晨他爹言之凿凿。

        十四年前,林殊就认了。

        

        忆起这个七夕,独自靠在檐下,银烛秋光的,天上想来是聚了,胜却人间画不成的美好。

        此生将休,他生未卜。

        那个愿是什么来着?

        若有来世,让景琰开在廊州罢。

     

      

       

      

        END

     
【病好得七七八八,又可以胡言乱语了。】
   

评论(9)
热度(57)

© 白染墨 | Powered by LOFTER